变态魔域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两个月的婴儿就能决定母亲的说话方式

时间:2021-09-29 02:20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两个月的婴儿就能决定母亲的说话方式 原创 湛庐君 湛庐文化 交谈就像是在下棋,可以看成一系列的动作,每一步都设置了反应的场景,并改变了我们可能的视野走向。如果采取不同的动作,就可能会有不同的回应,每一步都取决于前一步。留心那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两个月的婴儿就能决定母亲的说话方式 原创 湛庐君 湛庐文化

  交谈就像是在下棋,可以看成一系列的动作,每一步都设置了反应的场景,并改变了我们可能的视野走向。如果采取不同的动作,就可能会有不同的回应,每一步都取决于前一步。留心那些意外事件对适当地参与对话尤为重要。

  这种对社会互动中的偶然性和相互依赖性的敏感度是整个物种会话机的一部分,这促进了人类的互动。依据来自儿童发展中的社会互动研究。

  心理学家卡罗琳·罗伊-柯利尔和戴维·罗伊对婴儿进行了一项简单的研究,发现在两个月大的时候人类就已经能适应突发事件了。在他们的实验中,两个月大的婴儿躺在婴儿床上,抬头看悬挂在他们头顶上的五颜六色的手机。

  不出所料,相较于静态的手机,婴儿更喜欢晃动的手机。实验者创造了两种情境来测量婴儿对晃动的手机的兴趣。他们在每个婴儿的脚踝上绑一根柔软的丝线。一组婴儿的丝线另一端绑在手机上,这意味着婴儿可以直接让手机晃动,因此增加了乐趣和刺激。另一组婴儿的丝线并没有绑在手机上,手机持续晃动,但这些移动与婴儿的腿部晃动没有直接关系。

  在这两种情况下,婴儿看到一个五颜六色的手机在他们面前晃动,当然会觉得很有趣。但是,当这种晃动与婴儿自己的身体动作相关联时,婴儿不仅变得兴趣更加强烈,而且在较长的时间段内,他们腿部的运动强度和频率增加了3倍,从而进一步增强了参与感。

  这个发现表明,即使在两个月大的时候,婴儿也具备影响周围世界的能力。这种影响事物的能力不仅有趣,也是孩童理解因果关系以及发展自控能力和能动性的基础。婴儿快速适应了偶然性的关系。他们理解事情间的相关性,比如踢腿和愉悦的反应,以及悬挂在婴儿床上方晃动的手机。

  行为和回应之间的偶然性对人们来说很重要,不仅是因为它与现实世界相关,也因为这是我们理解社会世界的核心。

  两个月大的婴儿在与成年人进行社会化交流时,双方的贡献关系具有明显的偶然性。成年人和婴儿都不只是想看对方移动和表达自己,就像可能喜欢看一个五颜六色的手机在空中晃动。在交谈中,其中一个人的每个动作都会引起另一个人相应的或者更进一步的反应。这是真正的互动,不仅仅是在一起,也不仅仅是成为某人的交谈与行动的目标,而是以这种方式锁定对方的行为,让两人成为事情的一部分。这个观点是我们早些时候从约翰·塞尔和玛格丽特·吉尔伯特这些社会行为学家那儿得到的启示。

  对他们来说,联合行动是指参与人从“我们”的角度而不是“我”的角度思考他们正在做的事情。这种能力是会话机的核心。

  发展心理学家林恩·默里和科温·特雷瓦利对两个月大的婴儿和他们母亲之间的互动进行了研究,这是一项关于偶然性如何相互作用的经典实验。母亲和孩子被安排在不同的房间,每个房间的前面都有呈现另一个房间的全尺寸全脸影像。每个人都可以简单地通过视频连接互动,看到并听到对方。

  实验者为母子设立了两种不同的情况。对他们中的一些人来说,视频是直播的,母亲和婴儿能实时地看到和听到对方。对另一些人来说,母亲们所看到的(她们并不知情)不是实时直播,而是婴儿早些时候的录像。

  两种情况下,母亲和两个月大的婴儿都能互相看到和听到对方,但他们的表现大相径庭。在现场直播的情况下,婴儿的行为对母亲有直接影响。婴儿应变反应提高了母亲协调婴儿的程度。母亲更多地参与了与婴儿的交谈,她们使用更短的句子、更多的重复、更多的情感表达。

  在另一种情况下,尽管母亲们认为她们还是如实时互动一样,但婴儿明显缺乏应变反应,削弱了母亲和婴儿之间的正常协调。在非直播的情况下,即使婴儿只有两个月大,母亲们也会像同大人说话一样和他们说话。默里和特雷瓦利得出结论,婴儿在决定母亲的说话方式方面起着积极的作用。婴儿交流的特点是具备适应母亲经常说的话的能力,这反过来解释了为什么在非直播情况下妈妈与婴儿交谈会被抑制。

  在默里和特雷瓦利进行实验的时候,研究人员普遍认为母子之间的互动不是真正的来回对话。相反,研究人员认为,这些交流只是重复了对话,因为母亲们擅长“填充婴儿自发的、反应迟缓行为中的暂停”。

  但这若是真的,在视频互动实验里,母亲们在两种情况下的行为就不会有什么明显区别了。然而,实验表明,在互动的过程中,婴儿恰当的反应能力为交谈提供了结构,使其更加连贯。它直接影响了在这些互动中母亲的言行方式。

  这些实验很好地说明了相互作用的双方是彼此依赖的,这便是会话机的工作原理。交谈中的任何举动都会引发与其相关的回应,而这又会引发接下来的回应。

  在这些简单的互动中,母亲和婴儿正在做着成年人在交谈中所做的事情,他们通过合作得到共同的成果。每个人都在联合活动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通过表现出直接偶然性和相互影响的方式,形成了一个系统。

  需要注意的是,两个月大的婴儿实验和之前关于叙述者侥幸脱险的实验的相似之处在于,分心的听者无法产生应有的正常微妙回应。这直接影响了叙述者的行为,他们变得不那么流利了。他们转而进行自我重复,纠结于故事的高潮,想要证明他们的故事是恰当的,可事实上他们已经说清楚了。

  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即使一个人的角色是“纯粹的听者”,交谈中的故事也是合作讲述的。母亲对婴儿迟缓行为的反应与叙述者缺乏配合的听者相似,在这两种情况下,实验操作都干扰了会话机的运作。

  母婴互动和叙述者与听者互动的实验都表明,交谈需要的不仅仅是行为上的同步。在动物世界中,同步行为很普遍。在海豚社会中,个体构成的族群紧密联系形成社会联盟。比如,雄海豚为了保障自己与某些雌海豚的接触,会结成伙伴关系。它们通过模仿彼此来标记伙伴关系,无论是在游泳和进食等移动方式方面,还是叫声方面。行为生态学家彼得·泰克把海豚的社会化信号和人类语言中的“适应”现象进行了类比。

  许多传播学学者表示,人们交谈时,倾向于调整自己的说话方式,使之更接近彼此。这可能包括了一系列宽泛的行为特征。人们会在句长、讲话速度、语调的声音和节奏、口音、词语的选择、自我表露的程度、点头和身体姿势等方面相互模仿。当然,人类也是一种动物。因此,我们在尝试实现和展现人际关系时,会采取与其他动物相似的策略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是,刚才所列的适应互动协调,显然与海豚和其他物种不同,人类物种独一无二的交谈在形式上还是有所不同的。交谈中的人不只是步调一致,还要一起创造事物。为了实现这一点,他们必须相互依存。一个提问人需要一个回应人,一个爱闲聊的人需要一个知己,一个叙述者需要一位听者。

  在交谈中将每个人结合在一起的连锁偶然性显然是交谈本身的决定性部分。但在交谈过程中,单纯的偶然性是不够的。我们还探讨了交谈中作为合作的参与性所带来的责任。促使交谈成为可能的相互依存是人类能够精诚合作和与之相关的道德思维的决定性因素。

  相互依存是人类社会认知和社会互动独特性的关键,同时也是我们道德生活的基础。

  如果我们要相互依存,那么每个人必须充分发挥自身的作用,不坚持这一规则将是道德上的失败。这表明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用到的那些词,从“um”到“uh-huh”,再到“oh”“so”和“okay”,都是有道德结构的。

  这些词语不是常见的名词或动词,它们不指代事物或是描述事件。相反,它们的功能是程序性的。诸如“uh”“uh-huh”“um”和“okay”这样的交谈信号,都是用来规范语言自身使用方式的。

  人与人之间相互依赖的规范性和合作性。这些词之所以奏效,是因为它们促使人们认同并遵守发布的指令。通过使用这些信号,我们遵守了连贯互动的规则,同时也表明我们对于作为交谈基础的承诺很敏感。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现场直播



魔域网页版,变态魔域,新开魔域私服,魔域永恒网页游戏